课堂有神灵

课堂有神灵


杭州市拱宸桥小学  王崧舟


  最近读日本经营之圣稻盛和夫先生的《敬天爱人》,击节叹服,感佩不已。稻盛先生在谈及京瓷公司发展中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产品——“多层IC封装”的开发时,提出了一个令我震惊的理念——“现场有神灵”。


  据稻盛先生回忆,这一产品的开发难度之高,超乎想象。为此,开发团队在两个月中几乎不眠不休,全身心投入,头脑中没有一丝邪念。为了克服一个接一个的障碍,他们每时每刻都在思考解决办法。就在这种状态下,团队突然发现了迄今为止一直忽略的现象,从而一举突破难关。


  稻盛先生说:“那是因为神看见了我们拼命工作的样子,那极度认真的状态,被感动了,可怜我们,因而伸出了援助之手。”“这应该称为‘神轻声的启示’,只有在与紧迫感相伴的状态之中,创造之神才会出手相助;只有以真诚的态度面对事物,神才会打开创造之门。”


  企业如此,我们的课堂又何尝不是如此?


  2005年,在无锡举行的“全国首届中华经典诗文教学观摩研讨会”上,我执教《长相思》。要知道,那时的我,连完整的教案都还没有准备好。可就在我硬着头皮上台不久,课堂呈现了一种神奇的状态:教学环节仿佛都像事先商定好一样,一环接着一环,流畅而富有诗意地伸展着、起伏着,《长相思》一课成了诗意语文的巅峰之作。


  事后想来,这大概就是稻盛先生所讲的,我为了《长相思》忘情地、疯狂地、全神贯注地投入备课,不断地想,不断地思考,一次又一次在头脑中模拟课堂现场,那些开始只出现在梦境里的东西逐渐清晰,最后梦境与现实的界限消失,得到了神灵的帮助。


  课堂有神灵。


  几年前,我在太原上《二泉映月》。课中,一个孩子冷不丁地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阿炳为什么要把积淀已久的情怀倾吐给这茫茫月夜?这绝对是我始料未及的问题,但是,就在那个节骨眼上,我竟然极其流畅地做出了这样的反应:“你能联系阿炳的遭遇想一想为什么吗?”那个孩子恍然大悟似地说:“因为阿炳孤苦伶仃,身边已经没有什么亲人和朋友可以倾吐自己的情怀了。”我又面向全班学生追问:“除了这一点,你们还能联系阿炳的童年想一想吗?”有孩子马上回答:“阿炳小时候曾经跟师父一起来到泉边赏月,现在他对着月夜就像对着他的师父,他是把自己的情怀倾吐给师父听。”我又一次追问:“联系阿炳的向往你又有什么新的理解呢?”“阿炳向往光明和幸福,月亮象征着光明,也象征着纯洁,所以,阿炳才会把自己的情怀倾吐给茫茫月夜。”学生的回答赢得一片掌声。


  说实话,我都不知道自己哪来这样的课堂机智。在那样紧张的氛围下,面对那样突如其来的质疑,我的反应仿佛梦境一般,真以为那不是我在上课,是另有一位淡定睿智的人借了我的身体形式在传递一种诗意般的顿悟。


  但后来我终于明白了一点:那是因为我太爱《二泉映月》了。当我怀着爱的激情特别强烈和持续时,就产生了一种对阿炳、对《二泉映月》全然的敏感。任何一个方面的刺激,有关的和无关的,都会通过全然的敏感,转化为通向理想目标的台阶,神灵就在此刻降临。


  课堂真有神灵!


  今年9月,我推出了自己的新课《望月》。其实,早在三年前,我就有了开发《望月》的强烈冲动,这冲动持续在我心中积淀,未曾减弱,一直到今年年初,我着手备课。那时,我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望月》必须上出境界。细读文本时,我想着“境界”;搜集资料时,我想着“境界”;寻找图片和音乐时,我想着“境界”;设计教案时,念念不忘的还是“境界”。但是,“境界”一直未在我的眼前呈现。一次,我从重庆讲课回来,坐在飞机上,正是黄昏时节,舱外落日熔金、暮云合璧,我出神地望着,突然,一个思路如闪电一般掠过我的脑海:


  见山只是山,见水只是水——望月只是月;


  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望月不是月;


  见山还是山,见水还是水——望月还是月。


  这不正是“神轻声的启示”吗?回家后,我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脑,开始构思《望月》的详案。那时,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有一个更高的灵魂正借了我的大脑和双手倾吐着他的想法,有关《望月》的种种环节和细节,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在我的手下流泻。我仿佛早已置身在课堂上,和孩子们一起分享着《望月》的三种境界。


  课堂无处没有神灵!!


  稻盛和夫先生帮我发现并深深体验到了这个奥秘:


  只有当你对自己的课堂不掺杂一丝邪念的时候,神灵才会降临;


  只有当你对自己的课堂付出不亚于任何人的努力的时候,神灵才会降临;


  只有当你对自己的课堂充满无限敬意的时候,神灵才会降临;


  只有当你对自己的课堂树立崇高目标的时候,神灵才会降临;


  只有当你对自己的课堂拥有刻骨铭心的体验的时候,神灵才会降临;


  只有当你对自己的课堂燃烧着生命激情的时候,神灵才会降临……

《课堂有神灵》有32个想法

  1. 读您的这篇文章,我想到了这句名言: 灵感全然不是漂亮地挥着手,而是如健牛般竭尽全力工作的心理状态。——柴可夫斯基

    祝您幸福、万事如意。

  2. 是呀,语文课堂就是“有我之境和无我之境”的水乳交融!王老师,王校长,王名师终于又发了不同凡响的感想,我窃读了。

  3. 是呀,语文课堂就是在“有我之境和无我之境”的水乳交融中做到游刃有余!王老师,王校长,王名师终于又发了不同凡响的感想。你的高见,我窃读了。

  4. 每每读王老师的文章、看望老师的课堂实录,都会发出内心的一种感慨:如能做王老师的学生,那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呀!如能成为像王老师这样的老师,我的学生将会多么幸福呀!

  5. 只有那中了魔一样地执着于对一课的不断揣测、打磨,而且有相当的理论及实际功底,对文本、人物背景及学生有相当的了解,才可能有神灵闪现。

  6. 谢谢您,每次读您的文章,就觉得小学语文老师这一工作多么有琢磨头,有意思,有意义、可以做得很有境界。谢谢您常常笔耕的千言文,好似手把手在教习我们怎样做好语文老师,怎样上好一节课。

  7. 深受启发,谢谢王老师,换个角度讲,神灵的神助,就是自己忘我、无我状态下的本性流露。

  8. 很多人怀念我在市及省赛课的境界,可我本人一头雾水——我在课上怎么说的,做的,事后全然不知,当时课的成功之处,真的要归咎于神灵助我。许多的生成及处理表现出来的机智是后来总结时才明白的,有教研员问我,你怎么有如此精妙的应付语言?说真的,我也不知道,一定要问个为什么的话,只有像王老师说的一样——对课堂对言语生命的尊重和热爱,这是真的。

  9. 王老师您好!对你的博文我基本上重头看了个遍,对你深邃的思想我佩服不已。面对你这样的大师我才真切的感受到了自身的贫乏。我是一名村校小学语文教师,现在教两个班语文并且不同年级,才接手这个班语文基础差,学生连写字词都是一大难题,面对这样的班级我要怎么才能把他们语文水平提高呢?万望您能给我指指路。谢谢了!

  10. 听王老师的课是一种享受。曾有幸听过王老师执教的《望月》,那激情澎湃的吟诵至今仍在耳边回荡。我觉得王老师的这篇文章和《望月》一文的教学一样具有层次感。“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功夫在课外。受教了。

  11. 这几天,看了你的视频 课堂实录及文章,受益多多。我是一个从事20多年的语文教师,这么多年来,语文教的一头雾水,也白做了多年的语文教师。虽然我快近花甲,我仍会不辍阅读,潜心研教,做到心灵的无悔和丰盈。向您学习致敬!

  12. 王老师,这次在杭州听你的《去年的树》,让我们再一次感受到诗意语文的魅力,我们老师说,如果让你去当导演的话绝对不会亏的,因为是你把这篇课文上成了教学版的《山楂树之恋》,不是吗,整个课堂不是一篇唯美的爱情故事吗?我想问王老师的是:你用的背景音乐是什么,太好听了

  13. 对大师的敬佩,唯有苦心明智,深炼修行,才能偶得知,深深祝福您,诸事顺利,吉祥如意。

  14. 拜读王老师的文字,心灵得到了洗涤,信念再一次坚定–唯有苦其心志,劳其体肤,才能增益其身啊!

  15. 不愧是名家!说出了这种神奇的确有的感觉!当爱意弥坚时,灵感有如神附。那种通透的似乎电流一般穿过的感觉真是太奇妙。可惜不是每篇课文都如此……看来我的努力还是不够,向王老师学习!

发表评论